http://www.tznwtw.icu

您的位置??主頁 > 資訊 > P2P網貸 >

監管持續收緊 10月網貸量價齊跌

高利潤早已是現金貸公開的秘密,而“收頭息”則是利潤貢獻的中堅力量。

  現金貸的賺錢效應,從趣店暴增的利潤中可見一斑。2016年趣店凈賺5.77億元,一改2015年巨虧2.33億元的窘境;今年上半年,趣店凈利潤高達9.74億元,與去年同期的1.22億相比,驟增698%。

  在某互聯網金融平臺負責人趙誠(化名)看來,現金貸的高利潤,很大程度上源自其特有的高息模式。如今,多地金融監管部門相繼要求當地現金貸平臺不得“收頭息”,其真實運營風險正逐步顯現。

監管持續收緊 10月網貸量價齊跌

  高利潤秘密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,當前國內現金貸業務主要分成三種形式:一是微額短期現金貸,即借款額不超過2000元,借款期限不超過14天;二是小額分期業務,主要是指借款額在1-2萬元以內的分期還款業務;三是借款周期在1-3年,借款額超過3-4萬元的大額現金貸業務。

  “這些業務都很賺錢,當前出現運營虧損的現金貸平臺屈指可數。”趙誠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。這背后,離不開現金貸“收頭息”的業務紅利。

  所謂“收頭息”,就是平臺將借款額交給借款人前,先以收取逾期風險備付金、服務費、首期利息等名義抽走部分借款額。比如借款人借款10000元,實際到手只有8500元,另外1500元被平臺以上述名義提前收取。

  “當前部分現金貸平臺收取的頭息金額,約占借款額的15%。”一家現金貸平臺負責人透露,在借款總額按季度保持環比增長30%-40%的情況下,即便行業壞賬率達到7%,他所在的平臺每季度依然能實現約7000萬元凈利潤(扣除壞賬損失之后)。

  然而,隨著多地金融監管部門加大現金貸業務監管力度,要求當地平臺取消“收頭息”模式,現金貸業務能否延續高利潤增速趨勢,正被打上重重的問號。

  “一些現金貸平臺收頭息模式的利潤貢獻度超過60%,一旦他們不得收取頭息,其利潤下滑速度可能很明顯。”趙誠直言。

  一位正在運作海外上市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創始人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海外長期投資機構未必看好收頭息的商業模式,一方面歐美類似于現金貸的業務不存在收頭息行為,這種做法多少顯得“不可思議”;另一方面收頭息模式很難具有持續性。

  不過,涉足現金貸的互金平臺在海外上市路演期間,總能找到說服投資者接受該業務模式的理由,比如中國借款人征信記錄不夠健全,只能通過收頭息降低信貸風險等。而高利潤增速,正是海外對沖基金青睞此類平臺的重要原因。

  趙誠認為,當前部分現金貸平臺爭相海外上市,是打算趕在從嚴監管政策全面出臺前,依靠高利潤神話實現上市并募集大量資金,即便未來在監管壓力下漸行漸難,他們也擁有充足資金推動業務轉型,成為行業洗牌的“幸存者”。

  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了解到,盡管多地金融監管部門出臺相關政策,但個別平臺找到了變相收取的方式,即開通代扣。具體而言,當借款人提交10000元借款需求時,平臺通過風控審核,會將10000元借款劃入借款人賬戶,當借款人要取款,平臺會通過技術手段先代扣掉服務費等費用,再解凍剩余款項(可能只有8500元),從而變相收取頭息。還有一種方法是,將原本的“頭息”改為購買保險產品,再從中收取中介傭金。

  “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已經注意到這個灰色操作問題,正加強監管,目前敢這么操作的平臺不多。”趙誠透露。

  真實的盈虧平衡賬

  而一旦現金貸告別“收頭息”紅利期,其真實運營風險將加速暴露。

  一位微額短期現金貸平臺負責人給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算了一筆賬,一個現金貸平臺拿出10萬元本金,借給100人(每人借1000元,約定7天后還款1050元/人),假設最終只有95人還款(即壞賬率5%),平臺實際收到的本金利息是9.975萬元,即出現業務虧損。

  同理,若這個現金貸平臺拿出10萬元本金,借給100人(每人借1000元,約定14天后還款1100元/人),假設最終只有90人還款(即壞賬率10%),平臺實際收到的本金利息為9.9萬元,同樣陷入業務虧損。

  “所以,借款量與壞賬率兩個財務指標顯得尤其重要,它決定了現金貸業務在告別‘收頭息’模式后,能否實現可持續發展。”上述現金貸平臺負責人直言。目前,“收頭息”模式所創造的巨額收入,恰恰讓平臺忽視對壞賬風險的管理,驅使他們更關注借款量增加額,并采取各種營銷手段提高存量客戶復投率和吸引更多新用戶,從而創造更高利潤增速。

  “現金貸平臺的壞賬風險將很快水落石出。”趙誠直言,他所在的現金貸平臺內部做過風險壓力測試,只有將壞賬率控制在5%以內,才能確保平臺的現金貸業務實現借款規模與利潤的良性增長。
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現金貸平臺人士處了解到,不同類型現金貸的風控側重點也各不相同。比如微額短期現金貸面向快遞員、送餐員、司機、廚師、理發師、房地產經紀人等藍領群體,主要關注他們的收入穩定性與還款能力,欺詐風險相對較低;大額現金貸業務與小額分期業務,更需要聚焦欺詐風險所引發的壞賬壓力管理。

  “大額現金貸業務存在一個壞賬黑洞,當壞賬率突破某個臨界點時(比如7%),很可能一下子跳漲至15%-17%。原因是風控模型出現了反欺詐漏洞,可能被欺詐者有機可乘。”趙誠透露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上一篇:共享單車牽出問題網貸平臺 投資者如何避免“被營銷”

下一篇:網貸監管再添“砝碼” 廣深互金協會密集下發自律新規

一分钟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